银河网站登录网址

 
中文 English
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基层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正文
职工原创|怀念“黑户”院
  审核人:   (点击量:)

刘亚萍/文

三十多年前,我家住在一个叫“陕北村”的“黑户”里。

所谓的“黑户”就是父亲在煤矿上班,母亲和孩子的户口在老家农村,现举家随父亲在煤城生活。“黑户”院,顾名思义,就是在这个院子里住的都是没有当地户口的。这里的房子矮矮的,三十四户人家挨挨挤挤的住在一起,房子都是自己搭建的,非常简陋。我们的对面是“河南”村,左首还有一个“山东村”。

我们的院子没有东面八十面窑洞和西面四十排平房宽敞明亮,那是矿上给八级工以上的技术工人和双职工分的住所,我们的院子更没有南面几幢单元楼高大上,那是退休工人、科技人才、机关干部、学校老师和矿上领导的住所。

虽然我们住的地方狭小,环境也差,但我们却很快乐;我们不必像八十面窑洞和四十排平房的小孩一样,脖子上天天挂个钥匙;每天早上得自己去学校餐厅吃饭,中午回家还得自己热饭吃;因为他们的妈妈们大都有工作,有的还经常要倒班;晚上爸爸妈妈都去上夜班,他们就会被反锁在家。

我们“黑户”的孩子妈妈们都没有工作,早晨起来饭已做好;喝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吃一块两面馍,再吃两口酸菜,那叫一个美;中午放学回家,饭菜已上了桌。南面单元楼住的孩子,说话永远是斯斯文文,下课从来不疯玩疯闹,生怕把他们干净的衣服弄脏;每天下午放学后回到家后,几乎没有见他们放学之后出来玩;都在家认真学习,他们的知识面都非常广,竟然知道中国第一个女皇帝叫武则天,《十万个为什么》里面的知识他们也知道好多好多。而我们“黑户院”的孩子,连书本上的知识都学不全,更别提课本以外的知识。

我的同桌叫军,他家住在南面单元楼上,是一个很斯文的男孩,懂得的知识也多。一天他对我说:“燕子,要是下次我超过“三八”线,你不拿脚踹我,我就告诉你中国的四大发明和咱们县的四大发明是什么。”从那天起,我不但知道了中国的四大发明,还知道了我所在的县的四大发明:仓颉造字、蔡伦造纸、雷公造碗和杜康造酒。比起南面单元楼孩子,“黑户”院孩子说话永远是大声,笑也是大笑,行动起来更是风风火火。每天放学写完作业后,就在院子三五成群疯玩,大人不叫从不会主动回家休息。

“黑户”院的邻居们都是一个村或一个县的,彼此之间很熟悉也很好相处。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在“黑户”院,一家有事就是大家的事。记得有一次弟弟和一个叫亮子的小朋友没去上学,得知消息后,院里的大人都急了。上夜班休息在家、倒班休息在家的男人都出动,分头去寻找。女人则在家安慰妈妈和亮子妈妈,有的出去打探消息,有的帮忙做饭,给找孩子的男人和回来的孩子留口热饭吃。下午时分,弟弟和亮子在一个名叫王河却没有河的地方找到了,原来两个小顽童上学路上贪玩,迟到了不敢去学校,就结伴去游玩。当弟弟和亮子被“押解”回来后,大人们有的批评,有的安慰,有的连忙端上饭菜招呼找孩子的男人们和弟弟、亮子吃饭,亲亲热热的就像一家人。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黑户”院里的食物是共享的,谁家做了好吃的左邻右舍都有份;有什么好吃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发大点的孩子给邻居们送一点尝尝;每次从陕北老家回来,小米、红枣更是家家有份;如果带的多,还会给“河南”村和“山东”村几家关系好的朋友送去家乡的特产;谁家有事,孩子就托付给邻居,三、五天可以,十天、八天甚至一个月也没有关系;那年妈妈回老家给爸爸办调动手续,我在邻居珍姨家住了近一个月。珍姨的女儿丽与我一个班,我俩一起上学一起结伴回家写作业。一起晚上坐在屋外数星星。数着数着,她突然说:“燕,你要是回到老家,我想你了怎么办?”“那你给我写信,我回来看你,”我说。可是自从我和同丽分开后,我再没有见过丽。期间也通过信彼此寄过照片,却一直没有见过面。

三十年后当我再次踏进小煤城去寻访“黑户”院时,这里已成为一片废墟。“黑户”院的叔叔阿姨早已逐年搬进矿上新盖的家属楼,珍姨说丽远嫁到北京,已有一子一女很幸福。

“黑户”院虽然没有了,但它带着给我的快乐却永远抹不去,它教给我的纯朴善良已深深溶入到我的骨子和血液里。

 
集团宣传片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银河登陆官方网站-注册平台 
技术支持:银河登陆官方网站-注册平台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Baidu
sogou